中美贸易战的经济后果
来源:    发布时间: 2018-09-20 11:43   57 次浏览   大小:  16px  14px  12px

【财新网】(专栏作家 王争春)关于中美贸易战对中国经济的影响,当局有没有具体而细致的分析判断,不得而知,但社会各界莫衷一是:

  原央行行长——曾经的人民币先生周小川表示,中美贸易战对中国的影响不大,主要是信心遭受了重大打击。最近,清华大学魏杰教授也谈到中美贸易战的影响,他认为关键是保持住3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和维持人民币汇率的基本稳定。

  市场读出了他的潜台词:在中美贸易战的大背景下,他的结论是不可能成立的。因为维持人民币汇率稳定需要跟随美国而实施紧缩的货币政策,但紧缩的货币政策会对国民经济增长造成严重影响,在中国经济持续下行的形势下实施紧缩货币政策代价更大,今年以来连续两次定向降准也表明货币适当宽松已经成事实。美元紧缩政策全球收水,中国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拉大与美元汇率的差距,通过外汇管制而保持人民币汇率基本稳定也不过是短期之举。

  难道应对中美贸易战、技术战乃至金融战就没办法了吗?这要从中美贸易战的收益分配机制和情况说起。

一、 美国贸易战的要价清单

  从报道出来的中美谈判清单来看,美国的贸易谈判要价主要包括八项:一是缩减贸易赤字(Trade deficit reduction)。要求中方一年内减少1000亿美元贸易顺差,第二年再缩减1000亿美元,并要求增加从美进口。二是保护美国技术和知识产权(Protection of America technology and intellectual property) 。美方要求中方立即停止对2025中国制造的补贴和支持,要求取消技术进出口相关管理规定,要求立即停止对技术的网络窃取、经济间谍和仿制假冒等。三是不报复美方对敏感技术的投资限制(Restrictions on investment insensitive technology)。四是为美国投资开放市场(US investment in china)。要求中方实施的投资限制要缩减范围和透明化,在90天内审查歧视性条款和限制措施并按美方要求整改。五是关税对等及取消非关税壁垒(Tariff and non-tariff barriers)。要求中方到2020年7月1日将关税降到美国同等水平,去除特定领域的非关税壁垒。六是为美国服务和服务商开放市场(US service and service suppliers)。七是扩大美国农产品进口(US Agriculture products) 。八是建立审查制度(Implementation)。中美每季度开会讨论协议落实情况,确保在协议框架下履行承诺。总结其核心要点是缩减贸易赤字、保护知识产权、取消财政补贴、扩大市场开放以及关税对等和消除非关税壁垒。应该说,美方的要求完全将中方视为和自己对等的发达国家,其要求中方不可能完全接受。为什么?

二、有关国际贸易的几个基本理论

  这里,我们需要简要论述一下国际贸易的基本原理,这几个基本理论可以看作大国发展国际贸易的发展经济学原理,进步一步也可以看作大国之间货币均衡汇率的理论基础。下面,我们直接切入这几个发展经济学的定理和推论。为增强可读性,只做简单的说明,不作详细论证。

  定理一:资源禀赋相同的两国,其工资水平和本国的综合劳动生产效率成正比。从事行业的劳动效率越高,员工的收入待遇也越高,这基于马克思劳动力单位时间内的产出高而来。美国工资水平高源于经济发展程度高,机械化程度高、社会交易成本低、整体研发能力强,利用核心技术和管理效率享受着高工资。

  定理二:同样条件下的两国,其商品的价格与该商品在本国的综合劳动生产效率成反比。这个定理和上一个定理的理论基础相同,很容易理解。美国工资高的另一个侧面是物价水平还低,美国社会商品的生产能力、运输能力、仓储能力、销售能力以及管理能力、创新能力等均可提升综合效率,降低商品生产成本和附加成本,进而降低商品的价格。

  根据这两个定理,我们可以得到如下推论:

  推论1:两国之间商品价格水平与两国工资水平成反比。这一定理可以从前两个定理直接推论而论,一个和综合劳动效率成正比,一个成反比,那么可以推出这两个变量成反比。这刚好放映了中美两国的实际情况,美国工资水平高而物价水平低,中国工资低但物价水平高。

  推论2:在发展水平较低的国家,附加值低的商品价格相对发展水平高国家较低,附加值高的商品价格相对较高。在发展水平较高的国家,附加值低的商品价格较发展水平低的国家相对较高,附加值高的商品价格相对较低。

  在发展水平低的国家劳动力成本低,附加值低的商品只要简单劳动即可得到,生产成本低也决定了销售价格较低;同理,附加高的商品在发达国家生产效率更高,从而商品的售价也会相对较低。这是相对不同的国家而言,在本国国内基础商品的价格需要加上附加值才是该商品在本国的销售价格。在一国内,商品价格和附加值是成正比关系的。中美两国的物价和工资差异完全符合该定理的描述,但是需要指出美国服务业的价格是按工资水平定价的,所以服务价格高于发展中国家。


11


  推论3:进行国际贸易的不同综合劳动生产效率的国家之间的物价差异是需要关税保护实现的。

  两国的发展水平不同,综合劳动效率(生产效率、研发效率、学习效率、管理效率、交易成本等)不同决定了两国物价水平的不同,但是在自由贸易的框架下,所有进行国际贸易的价格水平是基本相同的。而要维护该行业在本国的发展,那就需要关税保护了。实际上,实现价格差异既可以是关税保护,也可以是非关税壁垒,国际贸易组织承认关税保护,但反对非关税壁垒。

  推论4:均衡汇率是由两国商品价格曲线的交点决定的,在该点上两国贸易实现福利平衡。

  根据推论1,我们可以推理知道:发达国家的人民是幸福的,享受着高工资低物价;但是也是不幸的,他们遭受着高服务价格的痛苦,自己挣得工资高付给别人的工资也会高,享受服务的付出成本也高。从该推论看,用购买力平价衡量两国货币的均衡汇率,无论物价篮子怎么选也是错的。均衡汇率应当是两国商品价格曲线的交点,在该点上两国贸易实现平衡。很明显,中美贸易是不平衡的,国际贸易福利损失也是较大的。中美贸易需要平衡,但路径和方式需要协调和商议。

  推论5:两国货币的均衡汇率是两国国际贸易福利的最优分配点。该推论证明较为复杂,姑且留下待考。但很容易理解,均衡对谁都有利,占得多、占得少都会损失总福利。但是发展中国家倾向于储备外汇,以备经济发展购技术和国际清偿之需,所以汇率常有低估之嫌。具体到人民币汇率,自2005年汇改以来,除去国际金融危机时期,人民币长期处于升值通道中,自1:8.27曾经2014年底升值到1:6.05,才开始了波动。目前贬值压力和顺差缩减并存。

  这七条基本理论奠定了大国之间特别是守成大国和崛起大国之间进行国际贸易的发展经济学基础。当发展中大国发展顺利时,该国的货币汇率处于长期升值的状态,物价曲线逐渐向发达国家靠拢而趋同。贸易条件、货币汇率、福利分配、员工薪酬等均会根据两国发展变化而不断调整。在此理论之上,我们可以推演出中美未来的贸易发展路径及策略,不过中美贸易战的经济后果用这几条基本理论即可。

  中美两国是大国,地大物博、幅员辽阔,均处在北半球基本相同的位置,可以认为资源禀赋基本相同。这样看来,这几个基本原理是专门针对中美的,还真难找出位置资源如此可比的其他国家。

三、中美贸易的基本情况和诉求差异

  (一)中国是美国最大进口国,第三大出口国,逆差3700亿美元,占美国贸易逆差的47%。据美国商务部统计,2017年全年美国货物进出口额为38896.4亿美元,比上年增长6.9%。其中,出口15467.3亿美元,增长6.6%;进口23429.1亿美元,增长7.1%。贸易逆差7961.7亿美元,增长8.1%。分国别(地区)看,2017年美国对加拿大、墨西哥、中国和日本的出口额分别为2824.7亿美元、2429.9亿美元、1303.7亿美元和677.0亿美元,占美国出口总额的18.3%、15.7%、8.4%和4.4%,增长5.9%、5.8%、12.8%和7.1%;自中国、墨西哥、加拿大和日本的进口额分别为5056.0亿美元、3140.5亿美元、2999.8亿美元和1365.4亿美元,占美国进口总额的21.6%、13.4%、12.8%和5.8%,增长9.3%、6.8%、8.0%和3.4%。美国的前四大贸易逆差来源地依次是中国、墨西哥、日本和德国,2017年逆差额3752.3亿美元、710.6亿美元、688.5亿美元和642.5亿美元,变动幅度分别为8.1%、10.4%、0.1%和-0.8%。美国的贸易顺差主要来自中国香港和荷兰,2017年顺差额为324.7亿美元和244.9亿美元,增长18.1%和3.9%。

  (二)中美双边贸易产品、生产链条上存在互补性,贸易不平衡源于中国全球生产基地。据美国商务部统计,2017年美国对中国出口的主要商品为运输设备、机电产品、植物产品和化工产品,2017年出口295.1亿美元、250.0亿美元、149.3亿美元和111.9亿美元,占其对中国出口总额的22.6%、19.2%、11.5%和8.6%,变动幅度分别为14.8%、5.3%、-10.7%和15.9%。运输设备中,航空航天器出口162.7亿美元,增长11.6%;车辆及其零附件出口131.8亿美元,增长19.4%。美国自中国的进口商品以机电产品为主,2017年进口2566.3亿美元,占美国自中国进口总额的50.8%,增长13.4%。其中,电机和电气产品进口1470.0亿美元,增长14.0%;机械设备进口1096.3亿美元,增长12.5%。家具玩具、纺织品及原料和贱金属及制品分别居美国自中国进口商品的第二、第三和第四位,2017年进口额605.8亿美元、389.9亿美元和253.8亿美元,占美国自中国进口总额的12.0%、7.7%和5.0%,增减幅分别为7.9%、-1.2%和9.2%。中国的家具玩具、鞋靴伞等轻工产品和皮革制品占美国进口市场的60.4%、58.3%和53.3%,具有绝对竞争优势。中国产品的竞争者主要来自墨西哥、越南和意大利等国家。中国同时也是美国机电产品、纺织品及原料、贱金属及制品和塑料橡胶的首位进口来源国。

  (三)中美贸易逆差有贸易不平衡的原因,也有美元本位的内在要求,这决定了中美不同的贸易诉求。美国在贸易谈判中提出的条件有些具有合理性,有些则有点过分,比如关税对等,这忽视了中国仍是发展中国家这一最大特点,而是要求我们和他们一样。还有缩减贸易逆差这一要求本身没什么问题,这也是我们致力于贸易平衡的努力目标。但是按每年缩减1000亿美元就有点过分了,至少要考虑造成贸易逆差的根本和实际因素,美元本位情况下外汇储备是必须的保留的清偿手段。保护知识产权是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的内在要求,这一点我们也在加紧实施。取消财政补贴和消除非关税壁垒也是市场起决定性作用的大势所趋,这一点使我们经济发展中阻碍深化改革的顽疾,但发展2025制造是既定策略,在发展方式转轨过程中推动创新驱动力增强。这符合经济发展的内在要求,也符合世界技术发展大势,很难作出让步。总之,中美贸易谈判是有明显的差异诉求的,而且美国贸易谈判的目标并不在此,而是维护其美元本位和经济大国地位,并具体弥补其减税歉收以及制造业再造、基础设施再建等巨大的资金需求,贸易战不可能不打。

四、中美贸易战的“合纵连横”

  (一)特朗普“发难”。2018年以来,美国发动对中国的贸易战。截至9月18日,美国已经对从中国进口的500亿美元商品加征25%的关税,17日宣布将于9月24日对2000亿美元来自中国的商品加征10%的关税,于年底将税率提升到25%。如中国采取报复行动,特朗普扬言将对另外2670亿美元的商品加征关税。如果特朗普的扬言变成实际,加征关税的中国商品则高达5170亿美元之巨,按加征15%的税率计算,不考虑替代效应,美国每年扩大税收775亿美元,加征25%则税收扩大1292.5亿美元,这几乎相当于特朗普降低企业税和个人所得税的总和,弥补了特朗普减税造成的财政歉收。

  (二)欧美日“连横”。特朗普在对中国发动贸易战的同时,四面进攻,在贸易战上大打出手,与欧盟、与日本、与加拿大等发达国家,与墨西哥、委内瑞拉、土耳其等发展中国家,几乎全面开战。如同希特勒的“闪电战”一样,几乎所得的贸易战瞬间都有了结果。发展中国家一触即溃,发达国家一战即降。很快,欧盟、日本等发达国家与美国达成贸易协议,全面实行零关税。被市场戏称“全世界无产阶级还没有联合起来,全世界资产阶级已经联合起来了”。只有中国也只有中国能和美国进行贸易战的对抗,其结果大家早已心知肚明。这将是中国经济上的一次凤凰涅磐。

  (三)中国“反制”。4月份美国宣布将对中国输美的1333项500亿美元的商品加征25%关税,涉及航空航天、通讯、医药、机械等多个领域。中国迅速公布了对等的贸易反制措施,将对原产于美国的大豆等农产品、汽车、化工品、飞机等进口商品对等采取加征25%关税措施,涉及2017年中国自美国进口金额约500亿美元。9月17日特朗普宣布对原产中国的进口产品加征关税后,9月18日中国即宣布反制措施,同样将于9月24日起对原产美国的600亿美元商品加征5%和10%的关税。中美贸易战打打谈谈,但战事不断升级。中国政府税收每年增加近200亿美元,也是不小的数字了。中国是不怕“朝鲜战争”,更不怕贸易战了,但是贸易战的后果可真的不那么简单了。

五、中美贸易战的利益得失

  美国政府与中国政府得到了贸易战的利益,谁失去了呢?其实很容易理解,从微观经济层面看,受影响最大的也就两类:

  一类是美国人民与中国人民。美国增加输入美国的中国产品关税,相关物价有所抬高。短期内替代效应明显不足,需要美国人民负担一半以上的增税负担。但长期内替代效应会加强,各国产品会加剧竞争而压低价格水平。美国人民负担会逐步减轻,总体来看,由于对中国进口的依存度低,美国在贸易战中损失不大且可控,即使中国对等加关税,而对美国的影响也有限。中国加征关税,中国人民消费成本提升,除了农产品其他很难替代,直接造成负担但有限。另一类是中美的进出口企业。加关税势必造成售价上涨,中美的进出口商品面临,要么价格上涨需求量下降,要么被替代销量下降,无论那种局面均会降低企业利润。在替代效应加强的情况下,经济损失会逐渐加大。对中国而言,这会促使企业加快转型升级力度,促进中国经济的高质量发展,未必不是一件好事。最担心的贸易战升级为技术战,核心技术不在我手的中国企业,会被人家死死的卡住“七寸”,如中兴通讯一样不堪一击。对美国而言,可能会引导美元资本回流,有利制造业重塑和基建再修。

  但是从宏观层面看,中美贸易战影响深远,将加快国际贸易链条重新布局与福利再分配,主要表现在:

  一是美元资本回流,有利夯实美国经济“基础”,即制造业重塑和基础建设再修。长期以来,美国利用美元本位优势,大量输出美元资本,截至2017年末美国在全球资本投资27万亿美元,这些全球资本每年为美国创造了上万亿的利润。如果说美国是全球化最大的受益国并不为过,美国资本与全球廉价劳动力相结合,为世界贡献了资本、劳力、资源、科技、产品共产共享的网络体系。美国利用资本优势在全球布局研发生产销售网络,而美国人民用低廉的价格即可得到,但全球劳动力也获得了持续的工资收入,也为许多落后的地区或国家奠定了现代工业布局。对输入美国的中国商品加税,抬高了进口成本,美元资本顺应美国政策利益导向而回流美国。


11


  二是平衡两国商品价格差异,有利国际物价趋向均衡。理论而言,中国国内初级商品的价格应当低于美国国内的初级商品的价格。但实际情况是中国的农产品价格已经全面高于美国,比如中国的玉米、稻谷、小麦、大豆、棉花等主要农产品平均售价分别比美国高出109.9%、50.9%、98.7%、102.8%以及44.6%,更不说飞机、汽车等高科技的价格了。美国加征关税抬高在美国的销售价格,而中国加征关税的幅度和空间均远小于美国,从而拉平中美两国的物价差异。美国也是全世界商品价格的洼地,美国商品价格提升也有利于平衡和国际的价格差异。

  三是重塑国际贸易格局,有利中国经济战略布局。其实,中美贸易战打与不打,贸易版图早已经重新布局,美欧日等国家达成零关税协议,发达板块贸易“连横”已成。发达国家经济一体化、全球化的趋势已经非常明显,以资本为纽带的高端技术联盟形成。之后,他们的政策尽管稍有差异,但基本会步调一致。他们之间的贸易规模和国际交往将越来越频繁,越来越便利。而中国除了提供给发达板块部分产品外,被挤出的策略是“合纵”,联合东非拉的穷兄弟们,但这是一条艰难的路,他们不但需要“钱”,还“乱”。而我们外汇储备的“钱”可能很快就会“捉襟见肘”了。这样看了,技术战刚刚“一发”而已,我们不从思想上凤凰涅槃,就从经济上凤凰涅槃。这是我们的不可承受之“重”吗?

六、中国的应对策略与经济结果

  一是中国对美贸易顺差加速缩减,需要及早规划使用。毋庸置疑,中国出口迟早会受到影响,中国的贸易顺差即使不打贸易战,随着国内成本上升质量提升迟早会缩减,但美元本位决定顺差不会消失,除非中国经济陷入“中等收入陷阱”。这次中美贸易战将加快这一进程,预计对美国的贸易顺差每年缩减500亿美元左右,加上美元资本回流和对外投资,中国外汇储备预计每年至少缩减2000亿美元。也就是说,中美贸易战开打,外汇储备3万亿美元会逐步缩减,如何使用需要及早规划。

  二是加剧人民币“悖论”,货币政策需精准操作。货币政策的主要目标是保持币值稳定,它包括汇率稳定、物价稳定和资产价格稳定等三项内容。在美元流入时期,新兴国家货币汇率处在升值压力状态,商品价格和资产价格也处在上涨的通道之中。在美元流出时期,新兴国家货币汇率、物价水平、资产价格均面临下行压力,和美元流入时一样,也面临同样的三元悖论。中美贸易战势必加剧人民币悖论,加大人民币贬值压力,人民币汇率在贸易战中面临加大的压力,考验管理层货币政策的取舍。估计会继续稳经济而精准宽松,人民币汇率也难免适度贬值趋势。

  三、周期性因素叠加,纵深改革须加快步伐。中国正处于转轨周期、康波周期和投资周期收缩阶段,经济恢复还有很远的路要走,信用风险处于高发多发时期。GDP、CPI、M2、投资等顶点分别在2007年6月、2008年6月、2009年6月以及2009年末出现,目前总体仍处于收缩过程中。从金融增加值占GDP的比率看,金融增加值已经占到了GDP的8.0%的水平,超出了世界发达国家的历史数值,金融收缩风险也值得关注。中美贸易战将加快周期的收缩进程,但是贸易战也给中国的改革开放提供了有益启示,至少他给我们指出了深化改革的方向“一清两快”:清除非关税贸易壁垒和机制障碍,加快市场纵深开放、加快创新驱动发展。